港综开始耕种诸天 第六十三章追踪洪光晓阴谋

小说:港综开始耕种诸天 作者:缘封 更新时间:2021-05-08 16:56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这老狐狸竟然在自己别墅没出门,实在是有些奇怪,我不相信他保释出来之后,会这么安静下去。”

  想到这,洪筠立刻从桌上抓起一把朱砂,放入旁边的砚台之中,而后又滴入自己的一滴指尖精血。

  等到墨研磨好之后,洪筠打开黄纸,刷刷点点画了一张符,再次将洪光的头发包裹起来。

  食指和中指将其夹住,忽然间那符纸无风自燃,竟然在片刻之间化作一片飞灰。

  洪筠见状,口中默念咒语,快速来到自己的床上盘腿坐下,双眼紧闭,就像是盘腿打坐一般。

  但有人进来,近距离接触的话,就会发现,此时洪筠整个人僵直呆木,就像是一具死尸一样。

  “洪桑,你的那个侄子太过可恶,要不要我们现在就...”

  “不,暂时不要惊动他,那老东西给他留下的看来不止那座小黄山...其实,我也很纳闷,你们堂堂天马集团,怎么会看上那座平平无奇的破山?虽然在港岛有点开发价值,但这点钱,应该还入不了你们的眼吧?”

  “洪桑,这些我也不清楚,主人的吩咐,我只是听命行事,不过,竟然主人能看上这座山,想来肯定有过人之处,只是洪桑这么久了还没找到关键问题,这让主人有点失望啊。”

  “川田君,这件事你一定要跟美子小姐说明白,不是我不用心,实在是那老东西嘴太严了,到现在我一点线索都没有,总不能将小黄山给翻过来吧?”

  别墅之中,洪光有些憋屈的看着眼前的壮汉,一点点的解释自己的辛苦。

  “更何况,几年前我已经做过了,结果呢?你们说最可疑的就是那座无人的黄村,我派人去拆迁,甚至差点连我自己的命都搭进去,现在还落了个残疾,嗓子都坏了。”

  “不是我抱怨什么,当初要是美子小姐肯出手,将那怨灵降服了,说不定现在我们早就找出那座荒山的秘密了。”

  洪光说不抱怨,其实话里话外,还是有些埋怨的。

  毕竟自己的小命都差点搭进去,还换来如今这样一个结果。

  “我不出手,自然是有我不出手的原因,那只怨灵,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”

  这时候,从门外莲步轻移,走进来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。

  “美子小姐,难道说那个怨灵,还有什么特殊之处?”

  洪光强忍着心中的怒火,嘶哑着声音问到。

  说实话,洪光的这句问话,让附着在他后背上的洪筠也十分好奇。

  用自己的指尖血,施展附灵术,通过血脉力量将洪筠的神识短时间内附在洪光身上,没想到恰好听到了这些隐秘。

  “那只怨灵没什么特殊之处,不过她的身上,好像有什么力量在作祟,我曾出手过一次,竟然对她仅仅起到了阻拦的作用...”

  说到这,那女人眸光一寒:“怎么,你竟然敢怀疑我?你以为那一次,要不是我出手,你怎么能活下来?”

  “啊,这...是,是,是洪光糊涂了,多谢美子小姐救命之恩。”

  美子凌厉的眼神,让洪光瞬间打了个冷颤,旋即想起那天诡异的场景,顿时不断的鞠躬感谢起来。

 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,美子说的没错,那天的工程队,加上他的手下一共去了三十余人,结果到最后,除了他之外,没有一个活着的。

  看来,自己这条命,还真的感谢美子小姐。

  洪光想到这,拼命感谢过后,这才抬头:“美子小姐,难道那个怨灵,真就没办法解决了?”

  “要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那老东西在山上住了十几年都没问题?”

  “还有,那个北仔这些日子,据说也蹦跶的很欢,不但把我当初废弃的那座售楼处改造了一番,还大大咧咧的开了家什么破酒吧,他怎么没出事?”

  看起来,洪光对于洪筠到现在依旧活蹦乱跳的事情,心里很是不平衡。

  甚至说话的时候,声音都有些颤抖,看来是气到了极点。

  “洪桑,关于小黄山那边的事,你不用着急,这次我已经有了完全的把握,不管那个怨灵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个北仔都逃不过去。”

  美子说着话,轻轻一笑,嘴角上翘,露出一丝轻蔑。

  “陈珠珠已经被我处理掉了,很快,就会有一份她伪造我们集团代表人的证明资料出现在你手里,到了那时候,你跟丧邦一起处理这件事,记住,不要让他有机会活着出牢房。”

  说完话,美子转身就往外走,那位强壮的男子,立刻迈步跟了上去。

  “是,美子小姐,你放心,既然有这种手段,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。”

  “不是不让他好过,是一定要死,你的明白?”

  “明白,明白,对了,美子小姐,那个陈珠珠,您把她处理的干净吗?别的我倒是不担心,但那个简奥伟不是省油灯,他跟欧利佛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,所以...”

  “哼,一个律师就让你怕成这样?放心,我都安排好了,明天晚上,陈珠珠会在大埔警署的差佬亲眼所见之下,被车撞死,到那时候有官方背书,你还怕一个律师能翻什么浪花?”

  话音落下,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,随着关门声响起,屋中就再没了声息。

  半天之后,洪光点燃一支雪茄,闷闷的抽了起来,也不知他心中究竟是怎样的想法。

  ...

  “呼,回来了,幸好一开始没将这头老狐狸给宰了,不然的话,还真没办法抓出这个幕后真凶。”

  “看起来,一切都跟那个叫什么美子的扶桑女人有关系,也许这女人就是九菊一派的人?”

  洪筠的心里,基本有了个判断。

  虽然他是神识依托血脉的力量附着在洪光身上,只能听到一些声音,就像是窃听器差不多,看不到现场的情况。

  但从那女人的话里话外,结合之前寻找陈珠珠时遇到的问题。

  这让洪筠基本可以断定,这个什么美子,就是九菊一派的邪术传人。

  而陈珠珠,也肯定是被这女人封印成了行尸,明天晚上,这女人就会操纵着这具行尸去上演一出好戏,然后给自己来一桩栽赃陷害。

  “好计划,要是我今晚没有发现,过段时间恐怕真得因为这笔钱进去不可。”

  想到这里,洪筠的眼底也不由得闪过一丝杀意。